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一键电音文章 >

YY主播于利:电容麦克风推荐舞帝商业王国的幕后推手

时间:2019-08-21 00:03来源: 作者: 点击:
人称利哥的于利,还有另一个响当当的称号网红教父。 他所创立的舞帝公会,签约主播人数最高时拥有16000多人,和娱加、话社,并列为YY平台的三大人气公会。从舞

  人称“利哥”的于利,还有另一个响当当的称号——网红教父。

  他所创立的舞帝公会,签约主播人数最高时拥有16000多人,和娱加、话社,并列为YY平台的三大人气公会。从舞帝走出来的当红主播站内站外共同发力,不断刷新创造着YY娱乐史上一个又一个记录。

  数据背后所以隐射的,是这位东北小镇青年身上巨大的商业天赋,以及,他渴望逆转中国农村底层人民命运的宏大愿景。

  01

  舞帝传媒整体看起来像一座自成体系的微型王国。

  从艺人直播间到录音棚舞蹈房,从影视后期到编辑部,从拥有全套设备的小型剧场到主播的集体宿舍,自上而下的严格管理,sam,确保了旗下签约主播的模式化运营。

  于利的舞帝集团创立并拥有这一切。他的心血在这里,他所有的创造和权力都在这里。

  大堂的门口赫然矗立着一尊关公像,周围一圈点着蜡烛灯,摆着贡品。我们穿过了员工餐厅、人事处,走廊的墙上挂着舞帝旗下的当红主播。参观完一系列的配套设施后,我们来到二楼于利的办公室。

  “那你自己说吧,接下来怎么办?”于利质问着一个站着的男孩。

  男孩非常年轻,据说是于利的徒孙,手插裤兜表情游离,旁边坐着于利的三个徒弟,也同样一声不吭。于利接着对男孩说:“实在不行,你就下去找份合同,机架,签完字就走吧。”

  办公室因为这一句话,一度陷入僵局。助理嘉哥上去悄悄提醒了接下来的采访,于利这才让几个男孩子先散了。坐在我面前,他马上转换状态,笑容可掬,“姐,你随便问。你弟我一定全力配合。”

  “刚才开会,你们聊什么了?好像气氛不太对。”我问他。

  “哎。都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,让他们注意自己的言行,一定要倡导绿色健康直播。一个个的就是不听。就刚那孩子,每次出啥事儿了还要我这个师爷出面。我让他走人,他也不肯走。这些个人,太难管了。我想帮他们都帮不上。”于利猛吸了一口烟,说道。

  于利的办公室里挂着赵本山送给他的赵本山一幅字:天道酬勤。书架上,摆着俩人的合影。桌子上放着他最近在看的书《不抱怨的世界》。办公室门口的墙面上,摆满了这些年他得来的奖杯和锦旗。

  他没有名片,名片对他而言似乎也没有太多意义。

  于利在采访时长时间面带微笑,会认真聆听问题,回答话多且密。他习惯用“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”这样的句式来回答。与预设的那种网络大V主播形象不同,他看上去更像一个需要负责公司上下正常运行,同时还要确保员工可以吃饱饭过好日子的老板。

  庞大的公会体系下,每走一步都需要仔细斟酌。

  于利是舞帝的灵魂人物,大概也是最忙的一个。每天中午前,客所思驱动下载,他必会赶到公司的办公室,下午四五点钟离开,晚上七点开直播。他没有周末,也没有法定假日,一年365天连轴转,为此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。

  最长的一次休假,是今年7月份,他停播了24天,找了一个寺庙安静地待了一阵。那之前,他陷入了一种自我质疑。“都算不上休假,就是想弄明白,怎么能经验好管理好一家公司,让公司有秩序、有激情地转起来。互联网的游戏规则还有很大的学问呐。”

  回来后,音效网,一堆的幺蛾子事等着他。有人攻击他,是不是故意停播趁机给自己炒个热度啥的。聊起这些时,于利显得特别淡然,“这些孩子啊,他们是拼了命地想红。我呢,我早就红过了。”

  02

  于利身上有许多标签,YY人气主播,YY旗下金牌艺人,演员,歌手,但他似乎更乐于称自己是个“修车的”。

  相比那些舆论和媒体冠以的名号,“修车的”才是一个让他感觉安心的身份。以至于到了现在,压力极大的时候,他会拿出以前在农村时的照片来看,“想想自己以前,就是一个破修车的,那你说,还有啥过不去的。”

  1986年,于利出生在吉林四平的一个农村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。6岁那年,父母离异,母亲带着年幼的两兄弟改嫁到了邻村。继父是个老实巴交的人,没什么钱,好在对于利兄弟俩还算好。

  对生父仅有的印象,于利只记得大概22年前,他走在小路上,迎面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,冲自己端详了一会儿之后,又往自己手里塞了五块钱。

  “人啊,结了婚生了娃,活得就是儿女。”这是于利的父辈们常挂嘴边的话,也是母亲一辈子加以实践的箴言。

  初中时,家里太穷,拿不出钱交学费。母亲一家家地找邻居借钱,硬是给凑了起来。“那时候大家都穷,但我妈还是把学费给借来了。”以至后几年,客所思k10安装教程电脑,母亲都在还债。

  于利回忆,这些都仰赖于母亲多年来的热心肠,“逢年过节杀个鸡炖个汤,我妈就先把两个鸡腿盛出来,然后给邻居端过去。谁家孩子衣服裤子破了,我妈就拿过来缝几针,还给他们纳鞋底,都不收钱。”

  于利16岁辍学,开始外出学修车,一干就是一年多。直到17岁那年,母亲去世才回家。“咋不想家,当然想了,穷啊,没钱回家。”他说,村里不通公路,回一趟家,他得先坐客车到镇上,再从镇上搭个摩托才能回去。至今他还记得,母亲出殡那天,全村的人都自发地过来默送。

  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,于利觉得,这大概就是自己的命。母亲信佛,在家里摆了观音像,天天对兄弟两个念叨着要积德行善。这对于利后来的处世之道,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

  随后,继父重新组建家庭。于利带着弟弟于伟,彻底离开了那个生养自己的地方。因为聪明,又肯吃苦,他19岁就已经开了一家自己的汽车修理部。

  修车时,东北的大冬天他就穿一双黄皮胶鞋,零下30多度光手拿着铁扳手拧螺丝,换轮胎。姥爷心疼外孙,和他舅舅说,别让孩子干修车了,太遭罪了。于利则无比坚定,“我那会儿特别清楚,要从这个农村走出去,我必须得有一门手艺。”

  早期,各路主播大神都曾活跃在IS的聊聊语音聊天室。2010年,修车时倍感无聊的于利也开始听IS。于是心血来潮,他去了YY的520频道,用一种土嗨的声音喊着“ladies and gentlemen”。喊了半年,毫无起色。

  这时,视频直播出现了。于利自告奋勇,自己上了测试直播,把这些年修车时听来学来的二人转说口词都说了一遍。这些流行于东北坊间的搞笑段子,他说自己不知道听人说了多少遍,讲得滚瓜烂熟。第一年,他签约520公会,又建立自己的公会“新天地”(舞帝前身),成为YY有史以来第一个组建公会的主播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